猫老师👀

立志做一个齁甜写手ww

考完就写| ᐕ)୨

Supernatural power!

闭关考英语去了

小伙伴们十一月见

(挥手手

【糖旻】老旧的未来

 @Sumiran. å†‰å†‰ç”Ÿæ—¥å¿«ä¹ï¼

本来没打算写生贺的 

刚好中午把这篇写完了

以后也会一直一直一直喜欢你的!


1.

朴智旻听说最近天秤座水逆。

他打小不信星座日运这些东西,从他两岁妈妈指着老黄历和他说今日不宜出门的时候他就能咿咿呀呀地喊我不信,到了高中更是拒绝了所有打着天秤座和水瓶座绝配的幌子给他明里暗里送秋波的女孩子。

朋友问他为啥不信,他摇了摇头说幼稚。

 

朴智旻离开星座占卜的人生过得还算顺风顺水,21岁从香港科技大学本校考进了科大那所据说亚洲第一的商学院,拿着香港政府奖学金有吃有喝,毕业一回内地就在四大找到了一个还算不错的工作,月薪两万,珠江新城给套房,偶尔加班。

整体上来看都算挺顺风顺水的,除了这一瞬间。

 

“没带伞?”

闵玧其撑着伞站在单位门口,刚要伸手递伞就看到朴智旻后退了一步,只好维持着上半身前倾的奇怪姿势。

“我叫了滴滴了。”朴智旻给提包换了个手,“哥你还是快点回家吧。”

“我不,”闵玧其跟着朴智旻坐上了滴滴,“我新年上班第一天,房租还没续,想去你200多万的房子看看。”

 

朴智旻第一次遇到闵玧其的时候也是一个雨天。

 

热带地区的暴雨说来就来,上一秒刚开始刮点风下一秒女娲就得按时上岗。朴智旻站在香港街头,被又一次的暴雨突袭折磨得没辙,慌慌忙忙地抱着自己出门的时候带的透明提包往路边店铺屋檐下面跑。

校园卡,八达通,矿泉水,护照,唇膏,一个橙子…

朴智旻忽然想起临走前顺手挂在门把上的伞。他对自己屡次被淋还屡教不改的脑子气得哭笑不得,索性往墙上一靠,看着海滩边上的游客四处逃窜。

 

“韩国人?”

闵玧其收了伞站到朴智旻身边,指了指他包里的护照。

“啊…对。你也是?”

“来留学的。”闵玧其掏出了手机壳里夹着的校园卡,冲朴智旻扬了扬;“港科大三年级,读机械的。”

“啊…我是大一新生读商科的,叫…前辈?”

“叫哥就好了,我叫闵玧其,玧其哥或者哥都行。”

“啊…我叫朴智旻。”

“走吧,”闵玧其冲朴智旻摇了摇手上的伞,“在香港出门不带伞的大概也就游客和新生了。”

 

闵玧其的伞小小的,是一个黑色的单人伞。朴智旻不敢和闵玧其靠的太近,可伞又太小,走进地铁站的时候两人肩膀都湿了半截。

 

“就送你到这了,”闵玧其甩了甩伞上的水,“我得去带家教了,学校反方向。从这到学校也挺远的,说不定你出了地铁站雨就停了。”

“啊…好,谢谢哥。”

 

3.

朴智旻最后还是把闵玧其请进了家门。外面的雨太大了,他不忍心让闵玧其撑着一把小破单人伞回酒店——酒店又没啥烟火气,叫个外卖这大冷天送到都得凉一半。还好这天下的是雨不是雪,下雪天再结个冰,酒店门口本来瓷砖就滑,再摔了尾椎骨进了医院啥的…朴智旻想了想就干脆留下了闵玧其,还给他铺好了客房的床。说到底朴智旻还是记着闵玧其的,倒不一定是心尖尖上,可能是左心房右心室的不知道哪个角落,让他面对闵玧其的时候总会软下心来,虽然语气还是硬邦邦的。

 

这边闵玧其倒是有蹭吃蹭喝的自觉,一进家门就轻车熟路地开火煮起了泡菜宴。

“猪肉是放碎一点的还是大块一点的?泡菜炒饭是多放午餐肉还是少放?要不要番茄酱?”

朴智旻没有回答,把被子理齐之后才懒懒的回了一句。

“哥你看着做吧,麻烦你了。”

闵玧其又一次吃了瘪,一时半会没回话。

“啊…那我就按照之前的方式做了,不知道你口味变没变。”

“嗯。哥你看着办就好了。”

 

折腾完开始吃饭的时候都已经快七点了,天冷,闵玧其干脆就搬了一个小煤气灶上桌,热着的泡菜汤咕嘟咕嘟地冒着烟。俩人开了点烧酒,朴智旻吃了一口炒饭,又喝了一口汤。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

“哥做饭的水准倒是一点没变。”

朴智旻已经双眼不聚焦,整个人被桌上煮着的锅熏得暖洋洋的放松了下来,他打了个饱嗝,直勾勾地看着闵玧其。

“哥当初在香港做饭真的好吃…好怀念那时候…”

 

在香港的时候是以某种巧合的相反呈现的。港科大的双人宿舍逼仄又闷热,小空调开起来又响得彻夜睡不着。朴智旻和闵玧其聊天的时候总是时不时提到这些。

“真羡慕哥能自己在外面租房子住啊…”朴智旻又一次在闵玧其家的沙发上伸了个懒腰。那会闵玧其站在厨房煮辣海鲜汤,正提着章鱼准备下锅,没听见朴智旻说话。

 

“哥刚刚为啥不理我?”朴智旻找了个空子钻进厨房,“是我不好看还是我不可爱了?”

“啊…我刚刚在弄章鱼,没听到。”闵玧其把锅盖盖回锅上,“你刚刚说啥了?”

“我说真羡慕哥能在香港租一套房子,”朴智旻又掀开锅盖搅了搅,好像站在厨房不做点啥就会很奇怪一样,“虽然面积小了点,总比那个没人权的本科宿舍好。而且还有客房欸,我都想长期住在哥客房蹭吃蹭喝了。”

“香港不就是地少和潮湿么,”闵玧其从朴智旻手里接过勺子,又一次地把锅盖盖了回去;“科大住宿条件已经不错了。”

“不过你真的想住客房的话就来住呗,反正没啥人来看我。”

朴智旻刚刚偷吃了一块生章鱼腿,两腮嚼得鼓鼓的,瞪大了眼睛看着闵玧其。他仔细算了算自己的奖学金和香港这个地段的租金,又摇了摇头。

“感觉租金真的太贵了…而且我也没找什么兼职,这个地段离学校也有公交20分钟,我还是老老实实住学校吧。”

“那要是不收你房租呢?”

“那怎么行!”朴智旻显得有点着急,“哥也是本科生我也是本科生,大家都没啥奖学金,那我怎么能住哥的房子还不交租金!”

“家政服务,”闵玧其指了指旁边堆起来的碗筷碟,“加上房间清扫和洗衣服啥的,差不多可以抵房租了,如果你愿意的话。”

“哥我超爱你的!”

朴智旻一个飞起跳到闵玧其身上,厨房的空间小,闵玧其又得小心别让朴智旻摔下来,又得注意着旁边的碗筷调料和生着火的煤气灶,他拍了拍朴智旻的后背,示意他下来。

“咳…那个…汤好像熟了。”

 

那会朴智旻刚过二十二岁生日,没交过女朋友,可是读书读到后半觉得自己的人生总是一眼就看得到头。他下了很大的决心才搬来和闵玧其一起住,还带了一只红毛英短,长得像橘猫一样。不知道为什么那猫总是更黏闵玧其一点——可能闵玧其比起朴智旻照顾宠物更轻车熟路一点,朴智旻越看越觉得那猫像他,好像这段关系从一开始就不是对等的,就像跷跷板两端总要有一端在地上一样。

 

那也是我在地上,朴智旻想。至少论体重是这样。

 

4.

朴智旻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有些恍惚。

外面的雨半夜变成了雪,还在下,地面早就白了一片。朴智旻抱着养的猫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从二十三层看下去闵玧其像一个小点,雪不大,闵玧其没打伞,小点晃来晃去的,朴智旻猜他是打滑。

 

“早啊。”

“你昨天喝了不少,”闵玧其把包子往桌上一放,“醒酒汤应该煮的差不多了。你去盛汤还是摆桌子?”

朴智旻没说话也没表情,抱着猫站在客厅。

“我吃完早饭刷完碗就走,”闵玧其叹了口气,“不会打扰你更久的。”

“房子有找落了?”朴智旻把猫放在地上,“可别告诉我你从我这出去住酒店。”

“嗯,有找落了。”闵玧其转身进了厨房,朴智旻洗了洗手留在客厅摆盘;“房主今天回来续约,应该还住在原来的地方。”

“挺好的,不用搬家,离你公司也近。”

 

朴智旻说完这话突然沉默了下来。他在香港幻想过很多和闵玧其相关的未来,那会闵玧其还没到三十岁,举手投足话语之间都让朴智旻觉得他是一个可以托付一生的人,从他从客房搬进闵玧其卧室的那天,到现在站在厨房关火盛汤的闵玧其,他的温柔好像从来就没有变过一样。

 

他在很多年前,在很多个梦中见到过今天这样的场景。这些梦大多数是在闵玧其怀里做的,但是朴智旻从来没有对闵玧其讲过这些细节。闵玧其要考虑的东西他多了,朴智旻觉得,所以他总是小心翼翼的。

也许我当时应该再果敢一点的。想到这里,朴智旻忽然没法对闵玧其狠心了。

 

“哥想来的时候就过来吧,”朴智旻叹了口气,“算是对哥之前的感谢了。”

5.

“啥你要问我数学题?”

闵玧其一脸吃惊地看着朴智旻,手上还摇着他从朴智旻那拿来的一支百乐V5。一支够用一学期,朴智旻当初是这么告诉他的。可是闵玧其两个月就用完了,还和朴智旻吐槽这笔用的心疼。

“啊对…哥不是学力学吗,数学基础应该比我强。”

“你让我帮你弄点积分之类的还行,”闵玧其皱了皱眉,“概率这些…我真的不怎么样。”

“其实都差不多,”朴智旻厚着脸皮说,“说到底还是逻辑问题,我逻辑不行。”

“小猿搜题你值得拥有,”闵玧其拿手机把题目拍了下来,“我去问问隔壁数学系的。”

“啊谢谢哥!”朴智旻笑得眼睛眯了起来,“哥真的很帅气。”

 

闵玧其对朴智旻突如其来的撒娇早就已经司空见惯——朴智旻总是无意识地冲他撒娇,像是什么和吃饭睡觉喝水一样自然的事情一样。可是司空见惯是一码事,心不心空又是另一码事。闵玧其在朴智旻的撒娇攻势下又不自觉地笑了出来。

 

“晚上出去吃?”闵玧其笑着放下手机,“你不是搬过来一周年了嘛。”

“啊对哦。哥不说我都忘记了!”朴智旻开心地往床上一坐,“我们去吃烧烤吧!我好久没吃过烤猪蹄了。”

“想吃烤猪蹄?”

“嗯。”

“输入。”闵玧其伸手做出键盘的样子,“还有冰啤酒?”

“嗯!”

“不许喝太多,”闵玧其敲了一下朴智旻的头,“你一喝多就特别黏人。像chimchim一样。”

 

Chimchim是那只红白英短,五个月大九斤重,每天掉毛,喜欢闵玧其,总是在闵玧其写报告的时候凑过去喝他的水。后来闵玧其真的把那个马克杯给了chimchim,自己换了一个保温杯。

“我那个杯子还是星巴克的呢,”闵玧其后来说起的时候冲着朴智旻满脸的委屈,“够我们俩吃一顿烤肉了。”

 

“我不喝酒也黏你,”朴智旻笑着撩了一把头发,“哥你怎么能没这个自觉。”

 

闵玧其被他撩的满脸通红,他有点不知所措,就干脆盯着朴智旻的嘴唇看。可朴智旻的嘴唇又是嘟起来的形状,像是在邀请他亲上去一样。

事实上他也确实这么做了——等他意识过来的时候赶快放开了朴智旻,却发现对方睁着眼。

 

“怎么了?”

感受到了闵玧其的撤离,朴智旻睁开了眼睛看着闵玧其。

“啊…没什么。要继续么?”

“嗯。”

 

窗外飘了一片雪。他们最后也没出去吃烧烤——倒是叫了烧烤的外卖,外卖到的时候已经有一点凉了,闵玧其把它们一串一串地摊在平底锅上加热。朴智旻在客厅坐的无聊,干脆从客厅里搬出闵玧其的投影仪和笔记本电脑,自己盘坐在地上开始捣鼓。

 

“这个,”朴智旻冲端着最后一串牛板筋出来的闵玧其指了指投影,“我联不好。”

闵玧其三两下接好投影,朴智旻屁颠屁颠地跑到餐桌,把所有的烧烤一盘盘摆在了地板上。“想看什么?”闵玧其打开门户网站,“VIP的不行,我不充那玩意。”

“想看One day,不知道你听没听说过,”朴智旻从地上抱起chimchim,“安妮海瑟薇主演的。”

 

电影开始之后两个人都没说话。朴智旻抱着chimchim,缩在闵玧其怀里吃他递过来的烧烤。

 

“所以男主角最后也没能忘掉女主角么?”朴智旻转头问闵玧其。

“能忘掉才奇怪了吧,”闵玧其忙着绕过伸手够最后一串羊肉串,“She made him decent.”

 

6.

朴智旻也确实没忘掉闵玧其——闵玧其像是埋在他心尖上的一根玫瑰花刺,碰到就会时不时痛一下。Chimchim也跟着他回来了,朴智旻也没忍心把它丢给闵玧其。猫是他带去的,留在身边就像是一个念想,像是什么漫长青春的纪念品一样。

可闵玧其真的回来了他又害怕。她总觉得闵玧其的小心和怯懦是不会变的,它们会随着时间放大,会促使闵玧其再一次的推开他。

 

闵玧其的爸妈来香港看过闵玧其——那时朴智旻和闵玧其已经战战兢兢地谈了一年零两个月的恋爱了。闵玧其总是有很多的顾虑,他大了朴智旻三岁,脑回路也比他多绕了三英尺,所有直来直去的事情都硬要绕弯了来说。

“你这样下去是不是连回家都要从北门绕道东门再走到西门旁边的家啊,”朴智旻笑着打趣他,“以后给你起个外号叫闵绕绕好了。”

“也不全是,”闵玧其反而正色了起来,“有些事情你太小了,还不懂。”

 

事情反而就是这个时候被点燃的。闵玧其的爸妈来香港的时候,朴智旻反而觉得有点左右为难。那几天的闵玧其焦虑的可怕——像是他们一起散步被闵玧其室友碰到的一瞬间闵玧其的表情。这个表情闵玧其在脸上挂了三天——朴智旻开始觉得有点不对。

 

“哥不然这几天我带着chimchim出去住…?我的东西哥大致藏一藏就好了,”朴智旻抱着chimchim,伸出一只手去抚闵玧其的眉头;“哥你最近好像有一点点担心。”

“啊是吗我没觉得,”闵玧其一下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你要是不觉得委屈这样也好。东西我觉得还是你带着吧,衣服多带一点,有啥需要给我发微信我给你送过去。”

“啊酒店钱我帮你出吧,挺委屈你的。”

 

朴智旻本来是打算回来的——他本来没有觉得特别委屈,甚至和闵玧其在一起的这期间他一直把隐瞒别人当做一种理所当然的对闵玧其的照顾。可闵玧其那个如释重负的表情反而给他带来了负担。他觉得这个天平有点失衡——闵玧其那一端慢慢沉了下去。可是这重量里面有多少是爱有多少是负担又有多少是疏离,朴智旻忽然觉得有点害怕。他没有去住闵玧其订的酒店,反而带着chimchim回了宿舍,反正留学生活只剩小半年了,他想。

 

闵玧其问起朴智旻为什么搬回宿舍,朴智旻都是嘻嘻哈哈带过的。

“最后一年留学了,想再回味一下集体生活。”

朴智旻那天还是像往常一样窝在闵玧其家的沙发上抱着chimchim。宿舍不许养宠物,chimchim在闵玧其父母回家之后就被赶了回来。朴智旻偶尔来看它,也吃吃闵玧其做的饭,

 

门铃响的时候闵玧其一如既往地在厨房做饭,朴智旻抱着chimchim起来开门的时候闵玧其刚好从厨房端着锅出来。

“旻呐吃…你怎么来了?”

闵玧其眼底全是慌张,他战战兢兢地把汤碗放在桌子上,然后站在朴智旻和金南俊中间。

“啊…我是来找哥说小组作业的事情的…”金南俊尴尬地摸了摸鼻尖,“上次来哥说基本上这个时间都在我就没打招呼,不过这位是?”

“我表弟,商学院的,打算等会带他去买几件衣服。”

“啊…那看来我今天来的不太是时候,”金南俊慢慢地往门口退,“那我…先回去了?”

“嗯。辛苦你了白跑一趟。”

“没事没事,”金南俊连连摆手,“怪我不联系就擅自跑了过来。”

 

闵玧其关上门的时候又是那个如释重负的表情——好像和朴智旻在一起对他来说是什么天大的负担一样。

“吃饭吧。”他指指饭桌,示意朴智旻去吃饭。

“哥到底为什么这么怕我们被别人撞见?”朴智旻放下chimchim,站在原地没动;“难道只有我想向全世界炫耀我有多喜欢哥么?”

“你还小,有些事情不懂。”闵玧其开始在桌上摆碗筷,“快来吃饭,凉了一会。”

 

“哥每次都说我不懂我不懂,我到底怎么不懂了?”朴智旻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不懂的人是哥才对吧,每次都说我不懂,我不也只是比哥小两岁么?勇敢一点有错么?躲东躲西地谈恋爱哥不觉得累么?”

“说到底哥是不爱我吧,就算哥有一点点爱,在这种东躲西藏的游击战里也耗费光了吧。”

朴智旻说完这话就带上门走了出去。他早就把所有的东西搬回了宿舍,出门之后朴智旻干脆利落地删了闵玧其所有的联系方式。

都结束了,他想,我再也不用陪闵玧其玩这种自欺欺人的游戏了。

 

7.

朴智旻还是在做着和闵玧其相关的梦。

 

他总是梦到一些日常生活的场景,有时候闵玧其在做饭,有时候在喂猫,有时候把地上chimchim吐出来的坚硬毛球收集起来。朴智旻站在一边叫他,闵玧其又不回应,好像梦里的朴智旻是个透明人一样。这样的梦持续了好几年,从他们一起窝在客厅看电影那次开始。把这些梦的片段拼起来怕也是有了大半年的时间,就像是一部纪录电影一样,时间从他离开闵玧其家的时候分成了两条线,一部分是现实,一部分在梦里。

 

“说到底前辈还是喜欢着那位…?的吧,”田柾国端起热可可喝了一口,“虽然不知道那位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是感觉前辈潜意识里编造了一个和那位的未来,然后在梦里展现了出来。”

 

小田,朴智旻的直属后辈,在半年的实习期第十五次遇上自己的前辈走神之后,终于忍不住把朴智旻叫到了咖啡厅。

 

“啊我真的不知道了…”朴智旻搅着拿铁的奶泡,“我好像确实不讨厌他。可我又有一点点害怕。”

“剩下的就得前辈自己考量了,我只能说到这了。”

“啊,过几天前辈出差的时候我可是不会帮前辈照顾chimchim了。”

 

田柾国说这话的时候还带了一个wink,气得朴智旻差点抄起手机砸到他头上。但是他意识到自己现在和当初的闵玧其别无两样——瑟缩躲避着来减少内心对不确定的不安感。他又开始盯着杯子发呆。

 

8.

结果朴智旻还是硬着头皮给闵玧其发了短信——他推脱说之前一直拜托的后辈这次要和自己一起出差,想来想去大概也只有闵玧其最了解chimchim的习惯。他还是没有向闵玧其提起做梦的习惯。他觉得他需要一段时间让自己准备好,和闵玧其相关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一个老旧的未来——这词是田柾国说的——他要做些准备让这个未来降临在自己身上。

“南俊哥告诉我的,”田柾国说着话的时候咬着他气泡水的吸管,“我觉得形容你们俩太合适了。”

朴智旻还没来及消化田柾国既然认识金南俊那他应该也认识闵玧其这个重磅炸弹,那边就被闵玧其的回信气个半死。

—我们家可能住不开我和chimchim。

—不然我去你家住?

 

真住不开才有鬼了,朴智旻在内心为闵玧其的撒谎技术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不过这样也好,chimchim的物件多,搬到闵玧其家去也是要废很大力气。

“这个是化毛膏,按照上面的使用说明喂给它就行了,”朴智旻一样一样地把物件在闵玧其面前摆开,“猫砂和猫粮都在那边,记得每天早上要给它水。”

“chimchim喜欢乱咬,它咬的时候哥凶它就行了,不用管它开不开心啥的。”

 

这边朴智旻和闵玧其絮絮叨叨说了一大串,一转头chimchim躺在闵玧其怀里舔毛舔的开心,肚皮冲外蹭着闵玧其。闵玧其显然没有专心听朴智旻说话,一下一下摸头摸得起劲。

“你看,chimchim他还记得我。”

 

朴智旻一瞬间觉得有些恍惚。闵玧其不是没变,他成熟了许多,声音也更稳重了。一瞬间他以为自己又在梦里——这好像是那一长串连续剧的一个场景,是田柾国口中的那个老旧的未来。

“chimchim当初最喜欢你了,比喜欢我还要多一点。”

那会我们还是住香港的小出租房,朴智旻想,然后再没说话。气氛突然陷进了沉默里。

 

“对不起。”闵玧其首先打破了沉默。

“没什么好对不起的,哥那会也是…为我好。”

“你知道那不是,”闵玧其说。“你当时就知道的。”

他越说越没底气,甚至低下了头去。朴智旻也没打算把这个话题顺下去,他提了行李箱,站在玄关门口和闵玧其道别。

 

“我等你回来,”闵玧其说。这话当初朴智旻常说,他有课回学校的时候,朴智旻就会抱着chimchim坐在地毯上,和他说这么一句话。

 

现在主次颠倒了,闵玧其想。都是我自找的。

 

9.

朴智旻回来的那天闵玧其做了一桌饭。朴智旻一进门就闻到了一阵菜香,他放下行李箱,先抱了抱chimchim,又往厨房走了过去。

 

“哥辛苦你了,”朴智旻说,他脸上还带着一股长途跋涉的风尘气。

“不辛苦不辛苦,”闵玧其喂给朴智旻一口汤,“你去客厅坐吧。”

朴智旻干脆就回屋一件一件的整理行李——闵玧其的行为就像是一个正常的朋友,好像把心脏的残余物掰开来一点点分析的只有朴智旻一样。他把最后一件大衣挂进衣柜,走到洗手间洗手。

 

“果然家里的饭最棒了,”朴智旻一面吃一面感慨,“在外面吃了几十顿的西餐我都要把自己吃成牛排了。”

“多吃点多吃点,”闵玧其看着他眯眼笑,“不够的话我明天再做给你。”

朴智旻一口饭差点呛住,他干咳了几声,又尴尬地笑。于是闵玧其的表情暗了下去。

“智旻。”

“嗯?”

“我是不是可以听听你的想法了,”闵玧其放下碗筷,“我觉得我们是时候说清楚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想的…”朴智旻放下碗筷,“我好像…其实没有表现的那么讨厌哥。但是我总有一点害怕,我和柾国说过好多次这件事。”

“田柾国?你认识他?”

闵玧其显然显得很惊讶,他没有想到田柾国在这件事情中还起着作用。

“嗯…他跟我实习,算我后辈。好像是南俊哥的表弟?哥你既然认识他应该知道。”

“我觉得我现在好像当初的哥一样,什么事情都战战兢兢的,我怕哥像当初那样推开我,虽然其实是我推开哥的但是其实我觉得我被推开了,”朴智旻烦躁地抓了一把头发,“哎呀我…不知道要怎么说。”

 

“没关系,”闵玧其看着他笑,眼里温柔得像是能滴出水来,“那些事情本来就是我错了。”

“可我还是不知道怎么办…我想试试看可我又怕受伤…”

“我从和哥在一起的时候就开始梦到我们俩大概是结婚之后的样子…我怕这些实现不了…可我又觉得不甘心…我…我真的很希望很希望和哥有一个未来的…”

朴智旻越说越委屈,后来干脆小声地哭了起来。闵玧其走到他背后抱住他。

 

“不会了,以后都不会了,”闵玧其说,“未来我会给你的,一定会给你的。”

 

朴智旻哭累了,就干脆躺在闵玧其怀里睡。闵玧其小心翼翼地用热毛巾帮他擦了脸,又把他抱到床上,脱掉外套和毛衣。朴智旻中间一直哼哼唧唧地随他动,又在闵玧其准备去刷碗的时候一把把他扯到了床上。

“睡觉,”朴智旻像八爪鱼一样扒在闵玧其身上,“我哭累了,所以你要陪我睡觉。”

 

朴智旻背对着闵玧其勾了一个笑,他坐起来看着闵玧其换上睡衣,然后转身又扑进了闵玧其怀里。

 

10.

今天一大早起来朴智旻发现自己长了颗青春痘,背对着闵玧其吨吨吨地往化妆棉倒菌菇水。闵玧其觉得这样的朴智旻怎么看都好,伸手就把人圈进了怀里。

 

“怎么了哥?”

“没什么,”闵玧其看着镜子里朴智旻把化妆棉一片片贴上去,“这还有一颗。”

“啊哥!”朴智旻有一点点炸毛,“直接这样指出来是要我怎样嘛!”

 

闵玧其也没说话,只是笑。

真好,他在心里想。这是他熟悉的那个朴智旻。

 

是同他们的过去一样的,老旧的未来。


蓝莓西柚味的深圳。

小朋友生日快乐!
今天也在妈粉和女友粉之间徘徊

想大概的扩下列了
团饭 杂食 主25
佛系糖妹 也搞winner

私信获得猫老师微信在线陪聊?(误

我说几个会触怒写手的点

我也…超想要评论ww
特别想听你们数落我哪哪写的不好

山空月明-:

还有…我真的很想要评论…哭了˃̣̣̥᷄⌓˂̣̣̥᷅


免庖丁:



1. 平时不留言、不点赞、不推荐,只有催更时出现;
2. 催更时只写“催更”、“什么时候更”、“多久更新”,口气活像年关来讨债的;
3. 真因为热度太低准备弃坑,或者真的弃坑了以后,出现从未留言、点赞、评论过的ID:“大大不要啊我一直在看呢”,但写手恢复更新后还是看不见这个人,薛定谔的读者;
4. 石墨挂了,蹭蹭出来一堆留言:“挂了” “求补档”,但是真补了以后就没声音了。




以上允许转载。


【糖旻】E words(下)

上

4.

朴智旻周末还真的如约去了闵玧其的店里。

他进店的时候闵玧其正在整理工具,听到门响条件反射地脱口而出欢迎光临四个字。门口不回答,闵玧其听到门口传来的低笑才认清是谁,连忙转头。

“啊…来了啊,进来坐。”

闵玧其伸手把打样本递给朴智旻:“我大学美术没学好,大致比较着你的图写了一下,应该差的不多。你看一下还有没有哪里是要修改的。”

朴智旻捧过来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又看了一眼闵玧其。

“没啥要改的了。”

 

“啊,那就躺到这边床上来吧。”闵玧其指了指旁边的床,“我会给你一个抱枕的。”

抱枕是一块棕色的小饼干,龇牙咧嘴的,不像闵玧其的风格。倒是足够大足够柔软。朴智旻抱住它之后就只露了半张脸在外面,他紧张兮兮地盯着闵玧其手里的工具,半天才开口。

“会…很疼么?”

“有一点?忍一下就好了。”

 

闵玧其刚打算消毒,转身就看到朴智旻躲在抱枕后面眨眼看他。朴智旻整个身体抱着抱枕缩成一团,要纹身的脚踝却伸得直直的在外面,朴智旻嘴唇抿地死死的——闵玧其从来没见过朴智旻嘴唇咬紧的时候,只觉得怕成一团的小孩子分外的可爱,拿着工具就顺着嘴唇亲了上去。他忽然明白了自己那些没来由跳出来的冲动和欢欣——不是好奇,不是对美好的东西天生的敏锐,也不是认识一个好相处的新朋友的快乐。闵玧其一直觉得喜欢这个词是虚化的:你没办法证明它的存在,只能通过内心暗示不断加强;现在他第一次觉得喜欢是一种凌驾在一切之上的东西。它会让人变得奇怪,带来冲动,做一些平常不会做的事情。

 

这边朴智旻看着闵玧其往自己脸这边走了过来,以为闵玧其觉得自己怕疼,要送自己回家;刚要张口说没关系,下一秒嘴唇上就对上了一个温热的东西。闵玧其平时不做唇部护理,带着点死皮,刮得朴智旻有点疼。

 

“啊对不起…”闵玧其分开的时候小心地说。他觉得自己真的是蠢爆了——对一个来路不明的新邻居一见钟情,又一点没探口风就和人接了个吻,更严重的是他对对方的性向一点都没把喔。

“如你所见我…喜欢男人,尤其是…像你这样的。”

 

朴智旻没有说话,他放下抱枕坐了起来,直视着闵玧其。

“那哥给我做饭吃是因为这个理由么?”

“嗯…有一点?”

“纹身也是?”

 

朴智旻说到这里,尾音已经带了点困惑。他从小到大活得规规矩矩,所有的事情总要按流程走下来。他不是不理解男男之间的相爱。而是真的不相信会有人在一瞥之后就可以对另一个人付诸真心。可闵玧其不一样——闵玧其冲动惯了。他总是在一瞬间认定一件事情,而且爱憎鲜明。他在青春期周边人捧着启蒙杂志和岛国videotape的时候就认准了自己喜欢男孩子,在所有大人劝他去读大学的时候租下了纹身店。他散漫自由,可朴智旻不。

 

“我…可能要回去想一下。”

 

5.

后来朴智旻和闵玧其就再没联系过。

 

有一天闵玧其下楼遛狗,开门的瞬间差点怼上朴智旻的脸

 

“干嘛不按门铃?”

“唔…刚好在纠结要不要按。”朴智旻揉了一下差点被撞到的鼻子,“哥能再和我解释一下为什么喜欢我么?”

 

“爱情不就是一个顿悟的瞬间么,”闵玧其抱着Holly坐回地毯上,“爱自己也好,爱别人也好,都是某一个瞬间忽然领会到,啊,原来我是爱着这个人的。只不过有的人这瞬间来的很快,有的人要过段时间才能察觉罢了。”

 

“那我能问问玧其哥是在哪个瞬间领会的么?”

“唔…亲你的时候?之前自己想了很多…为什么做饭给你也好,Euphoria也好,以为是单纯的对漂亮孩子的好奇来着。”闵玧其笑,“然后亲下去的那一瞬间我就想明白了。”

 

朴智旻又歪了歪头,没去接爬到自己膝盖上的Holly。

 

“你不用担心拒绝我我会难过的,”闵玧其拍了拍朴智旻的头,顺手把Holly捞了回来,“毕竟我一个人孤独惯了,没啥区别的。”

 

“也…不是要拒绝哥。”朴智旻小心翼翼地揪了一下衣角,“我只是…有点分不清依赖和喜欢。哥总是给我一种安心的感觉。泰亨说分不清的时候就偷亲一下对方,感受一下自己的心跳就好了。可是哥亲我的那次我错过了。”

 

朴智旻小心翼翼地凑上去亲了闵玧其一口。他的嘴唇是软的,包裹住了闵玧其每一块角质。

 

“这样就行了么?”

 

闵玧其愣在原地没动,看着朴智旻嗤嗤地笑。

“啊开玩笑啦。我回去想了蛮久的…觉得好像和哥在一起也没啥不好的,就来找哥了。”

 

窗外是九月份的银杏叶,风吹起来它们的时候有清脆的一声叮。

 

“今天要教给哥一个单词,叫Epiphany。”

“这单词什么意思?”

“意思不重要,哥自己去查词典吧。记得和上次没纹上的Euphoria做个情侣纹身就好。”